顺发彩票网-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新闻传播国际发表的思考

首届中国新闻传播学国际发表专题论坛1月6日在西安交通大学新闻与新媒体学院举办。这是一个很特别的论坛,论坛的主题“国际发表”很新颖,是学术同仁、学术共同体自己发起组织的一场学术研讨。随着学术评价导向的指引,随着参与国际发表人数的不断增加,我们急需要组织学术力量坐在一起共同交流,取长补短,共同提高,以我们优质的学术成果,向世界展示我们讲好中国学术故事、发出中国学术声音的努力和成就。
发起主办首届中国新闻传播学国际发表专题论坛,是我们学院成立两年多来主办的第三场全国性的学术活动。按照这次论坛的主题,本来想把规模控制在50人左右,围绕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主题较为集中、讨论较为深入的小型学术活动。但在学术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大陆新闻传播学者不仅要重视国内中文论文发表,也要高度重视国际论文发表,扩大中国传播学研究成果的国际影响力。可能这种需求是共同的,大家的期待是迫切的,因此,报名人数一下子突破了100,说明这个选题是有吸引力的。
为什么要开这样一个论坛?
对自然科学而言,国际发表已经成为必然,不存在任何争议;人文社科由于学科属性和意识形态特征,虽然学术无禁区,但发表有约束,传播有纪律,学界对国际发表的要求一直存有争议,现实当中面临的风险也较高。但争议归争议,各种评价体系仍然将国际发表视为一个重要的评价指标,引来高校的积极响应,纷纷将其纳入教师评等定级的制度性要求之列。在这种情况下,国际发表不是要不要做、而是如何才能做得更好的问题。事实上,今天在座的各位,就有不少学者像贾文山教授等等,他们在国际发表方面做出了显著成就,他们的成功经验很值得我们分享、学习、借鉴。
其实,不管是国际发表还是国内发表,都是对理论创新、学科建设、社会发展的积极的学术贡献,都是值得提倡和鼓励的。我所反对的是,把发表SSCI论文一刀切地当作评等定级必不可少的评价依据,过分神化国际发表。当然这是另一个问题,不在今天讨论之列。
另外,当我们把这个论坛的信息放到网上以后,也听到了不同的声音,认为应该提倡优秀论文发在国内期刊,不应鼓励国际发表,甚至认为这是学术不自信的表现。其实恰恰相反,中国的学术成果如果不能走出国门,谈何影响世界?谈何发出中国的声音、争取中国的话语权?这恰恰是学术自信的表现。 
习总书记要求我们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我的理解是,学术研究要从中国实际出发、回应国家和社会重大需求、解决现实问题、引领现实发展;既要前沿,又要接地气。这个要求为我们的学术研究指明了方向。如果再进一步思考,来自中国的学术研究、理论建树除了在国内发挥它应有的学术价值、实践推动作用之外,还需要走出国门,让世界了解我们学术研究的对象是什么,了解我们解决问题的路径、方法和效果,了解中国发展模式中的学科贡献,从而对世界学术的发展特别是新闻传播学科的发展展示我们的责任。在这个意义上讲,国际发表势必成为自然。
习总书记要求我们讲好中国故事,我的理解,中国故事的主要受众是国际社会,国际发表与这个要求是一脉相承的。中国故事其实并不抽象,它是由一个又一个具体的事件组合而成为一个宏阔的中国故事框架。我们都是新闻传播理论与实践的研究者,学科发展的推动者,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把我们的学术研究成果推向国际,讲好我们的学术和理论故事,让国际学术界听到我们的声音,接受我们的主张,从而与国际学术界形成有机的对话关系。中国的学术故事一定是中国的问题,中国的视野,中国的方法,中国的话语体系,一句话,是具有新时代中国特色的新闻传播学术和理论故事。新闻传播国际发表自然应该主动回应中国内涵的文化表达。
习总书记还要求我们要构建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我的理解是,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随着国家实力的增强,思想的进一步解放,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必将成为我们新的学术资源、学术成果而产生张力,影响世界。长期以来,传播学元理论来自于西方,这是和西方的经济、文化和学术思想、学术环境紧密相联的,已经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学术研究,这没什么不好。但学术界同样提出了问题:在新的传媒时代,传播学研究急需要扩大视野,需要跳出传播学来创新传播学,需要新的理论建构。目前我们国家正处在一个蓬勃发展期,新的时代给我们提出了新的要求,在和国际学术界积极接轨的同时,如何建构?如何创设?如何超越?如何为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独树一帜,都是需要我们认真面对的问题。
    ——2018-01-06在首届中国新闻传播学国际发表专题论坛上的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