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发彩票网-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一位美国专栏作家这样表达对虐童者的愤恨

 

我正在试着翻译的一本美国评论教材(THE WHYWHO AND HOW OF THE EDITORIAL PAGE)中有许多案例作品。这样,我也就有机会接触到美国报纸评论不同的表达风格。其中,专栏作者的风格更为多样化,其表达的尺度也更为自由。在这本书的第16章《社论之外的评论类型》中,就有一篇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哨兵报》Myriam Marquez写的专栏文章《毫无疑问:邪恶的虐童者应当去死》,其尺度之大,令我吃惊。

我在上课时偶然提到这篇文章时犹豫了一下,没有详述——不仅是因为作者表达的愤怒非常强烈,他所表达的诉求缺乏法律的理性,更主要是因为:文章所详细描述的虐童过程非常残忍,我不忍心在课堂中面对那么多学生(多数是女生)详述。

但是,这种冷静、详细的叙述,其实正是这篇专栏文章的特点,也正是作者有意而为——有意实现的表达效果。他(她)在文章前半部分压抑着愤怒,像电影分镜头剧本一样叙述一个男人虐童的过程,正是为了唤起读者的愤怒,为自己的愤怒在文章的后半部分喷薄而出做出铺垫。

这篇译文如有冒犯,请您原谅;如受不了,请您闭眼。它作为一位专栏作家的自由表达,已经很早就被千万次传播过了。

对于我来说,它只是一个案例——涉及美国媒体个人专栏愤怒表达的尺度。而且我觉得,这样的表达,不可能在咱们的媒体刊登出来,尽管它代表了许多人的心声。我在翻译这篇文章的时候,能够体会到作者的心情,并且试图准确地把他(她)的愤怒转述出来。

 

 

 

 

毫无疑问:应当处死邪恶的虐童者

 

那个父亲把烤箱开到500度,然后等着。他那会儿在想什么呢?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15分钟过去了,直到热度足以达到他的目的。

然后,他戴上露指的手套,拉开烤箱的支架,把它放在地板上。

这个冷酷的、精于计算的、邪恶的男人,把他14个月的婴儿一丝不挂地扔在在500度的烤箱支架上,好像她是一片要为进餐而烤焦的肉。

此后,他把她抛在一边,把烤箱支架靠到墙上,把孩子的背部压在温度仍然很高的支架上,一遍,又一遍。

最后,这个男人用湿毛巾把孩子包裹起来,将油膏涂抹在孩子的背上,等着她19岁的妈妈,她正在求职面试。等那位妈妈从地上抱起那个孩子和她的哥哥“星期一”之后,那个男人又跑到小酒铺去买一些烈性的酒了。

那个母亲没有与那个恶魔生活在一起,她发现了孩子身上的伤痕,立即跑到医院。婴儿一整夜都在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哭叫。

23岁的Jerry Gray星期三在录音陈述中向警察承认,他烧烤了他的女婴。当然,他并不认为自己冷酷、精于计算和邪恶。但是,除此之外我们又能怎样描述他的行为呢?

这不是那种在暴怒中摇动婴儿的偶发事件;也不是那种可能导致婴儿内出血而死亡的普通的虐待。

这并不是因愤怒击打孩子,下手过重,以至于将其打倒在地,跌破了头。

那样一些行为通常是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做出的。它们是错误的,但人们至少可以理解那种一时的暴怒。

但是,开启烤箱,直到一刻钟烧热了支架,然后将这样的恐怖加之于毫无抵抗能力的孩子,这就完全超出了人们的理解力。

我很早以前就不读报纸上关于虐待儿童的文章了(也不看电视上的相关新闻),因为太让我激动和愤怒了。我恨不得抓起一把枪,一枪把虐童者毙了——或者最好是用烙铁烙他——哎哟,咱这是一张全家都看的报纸,不说了。

保护儿童体系也让我很失望。这个体系过多地关注家长的权利,以至于有时会把儿童交还给那些甚至没有能力养猪的家长抚养。

公众往往对虐待小猫小狗,以及运送海牛时将其碰伤大为光火。我对此不以为然。这不是因为我不喜欢动物,而是因为,我感到公众似乎把儿童被虐待的现实看作家常便饭,过于消极地接受。

奥兰治县警探John moch说,Gray说他的女儿“让他很生气,激怒了他以至于他精神崩溃;突然失控。”那个小女孩在医院里的痛苦尖叫是如此触动人心,以至于那名老警察面对电视镜头试图详细案件细节时,禁不住感情失控,啜泣不已。

我对死刑感到恶心,因为我们知道某些时候少数清白无辜的人也可能被冤杀。但是,现在,我想看到这个男人下油锅。上帝原谅我。

对于那些用冷酷的、精心谋划的方式虐待儿童的人,对于那些用烧灼和利器撕开孩子小小的身躯和他们的肿起的伤口的人,没有比死刑更合适的处罚了。

这会阻止其他精神变态、邪恶的虐童者吗?

Gray的30起虐童行为每一起都可能被判10年监禁的处罚。但是,300年的监禁对于他还是太仁慈了。他至少应该被关在一个小牢房里,将四周的铁条烧红,达到500度。他应当被绑在那些铁条上,直到腐烂。

 

少华按:

除了这篇专栏评论叙事的特点之外,这篇文章倒数第四段中虐童者Gray与警探John moch情感反应的对比,是一个精心的构造。那名啜泣不已的警察作为人类正常情感的代表,映衬出了虐童者在精神上的不正常,他也给这篇充满了冷酷信息的文章,留出了一份人类的温暖。他接通了我们所有正常的人。